研学旅行会因为“双减”政策步入发展快车道吗?

2021-10-13 16:34:42 来源:中国文化报

面对“双减”,研学旅行将迎来哪些机遇?研学旅行是否会步入发展快车道?“双减”政策的出台会对整个研学行业及研学企业有哪些影响?下一阶段研学旅行将会涌现出哪些新主题、新玩法?如何开发出更具内涵、更高层次、更广维度的研学旅行产品?这些都是相关人员需要着重思考的问题。

教培机构:

踏入研学游赛道 转型能否成功?

近期,随着“双减”以及配套政策的逐渐落地,以新东方为代表的上市校外培训机构股价全线暴跌,新东方、瑞思等股价降幅超过70%,有的公司甚至高达90%多。超九成校外培训类公司纷纷裁员,甚至准备关门。

面对危机,一些培训机构开始尝试转型。新东方推出了素质教育培训相关课程,如美术、乐高编程等;瑞思教育推出了“瑞思海芽成长空间”和“瑞思研学”。英孚教育推出了英小孚儿童成长中心,涵盖语言表达、逻辑思维、艺术创造、科创启蒙、文化传承、探索世界等素质教育内容。好未来旗下素质教育品牌“励步英语”更名为“励步”,推出励步儿童成长中心,涉及美育、书法、围棋等素质教育。网易有道推出了“有道纵横”少儿围棋项目,围棋已是有道成长最快的爆款。世纪明德也将产品线扩大到青少年生涯规划、青少年心理健康、创新人才培养、美育、体育等方面……向素质教育转型是目前学科类教育机构的共识。

对此,贝壳教育一名资深员工表示:“教培机构拥有众多的学校与家长资源,若是在研学旅行方面运用得当,将会为开启新方向增添便利,而这些也是很多研学旅行机构所缺少的优势。”

“研学项目已经不再是小众项目,已经成为大众项目。如果转型的教培机构实力雄厚,原有私域流量充足,那么转型研学旅行行业是一个好的选择。如果机构原本实力就很一般,那就要慎重考虑研学项目,除非你原有生源和研学项目非常匹配,要不然不建议选择。”该员工表示。

“转型研学旅行应更加专注客群分类后的产品研发,比如,可以开发科技航天、建筑规划、音乐艺术、美食烘焙、青少年外交、海洋科技、美学设计等领域的专注研学产品,进一步深挖资源。”一位业内人士表示。

研学旅行企业:

涌入新竞争者 挑战与机遇并存

“双减”政策落地后,研学活动成为素质教育领域的重要赛道之一,大量教培及文旅机构可能会进入市场,市场竞争将变得十分激烈,现有中小研学旅行企业的生存空间难免会受到挤压。“打败你的不是对手,颠覆你的不是同行。一些缺乏应变能力的中小研学旅行企业,可能才刚刚开始就已经被其他行业进入的竞争者莫名其妙干掉了。”一位业内人士表示。

但也有业内人士认为,“双减”政策对素质教育类研学课程,如艺术、劳动、体育等,并没有明显利好,因为研学本身就不涉及学科教育内容,说明显利好不太准确。

再者,目前“双减”政策还在完善中,且尚未明确是否针对研学服务制定实施指导价,如果实施指导价为非赢利性质,将会从根本上影响研学旅行企业的生存体系及产品结构。

不过,总体来说,“双减”后,其他领域的企业进入研学旅行行业,在加大竞争的同时,也会倒逼整个研学行业转型、提升,诞生新的商业形态、引入新的研学元素、实现不同领域的跨界合作、诞生新的研学职业。整个行业的产业链将进一步优化升级,分工更加精细,服务更加优质。研学旅行或许会迎来长足的发展,同样也会由于融合了更多领域的新元素而进入新发展阶段。

携程《2021暑期旅游大数据报告》显示,休闲亲子游、研学旅行体验成为暑期定制游的主力。从供给侧角度看,研学旅行产品较2020年暑期增长超过650%,研学类产品搜索量较去年同期增长2倍以上。小猪民宿报告也显示,带有研学功能的民宿产品同比2020年增长超450%,搜索量同比增长超3倍……研学旅行指导师等新兴职业开始涌现,高职高专开始开设研学旅行专业。

虽然市场十分可喜,但事实上,整个暑期几乎都没有开展研学旅行。去哪儿数据显示,新冠肺炎疫情之前,7至10天的中长期夏令营研学产品较多,现在3至5天的中短期研学产品更受欢迎。

与此同时,研学旅行行业仍存在研学安全、资质良莠不齐等问题。军事夏令营教员暴打3名未成年人事件、安徽研学旅行基地摘牌事件等对整个研学行业都是警示。

研学旅行市场:

“教育”和“旅游”融合 学校与基地直联

“双减”政策让“周末教育”成为热点,对研学旅行市场也是不小的考验。

比如研学课程的研发,如果没有特色和针对性的课程以及优质的研学导师,内容缺乏吸引力,可能会让很多客群丧失兴趣。“没有特色和亮点,只是走马观花式的研学旅行和简单旅游资源的叠加,根本满足不了现在孩子的需求。”一位家长表示。

“建议联合教育、旅游相关部门和当地居民开展研学课程设计活动,根据地方特色和当地学校的特点,设计出不同主题、不同时长、针对性强、质量高、特色强的研学课程。”一位业内人士表示。

城市研学拓展实训基地特邀讲师熊平翔表示:“面对‘双减’,在研学旅行中开展劳动教育将成为一个新的课题。现在,家务劳动可以作为研学旅行的课程进行开发,从最基础的洗碗、洗衣、叠被子、整理房间,到做饭,或是种植、养殖。在研学旅行中开展劳动教育,不只是简单地带着学生劳动,而要把劳动作为课程进行开发,这样才能达到科学、高效、实用的目的。”

第二书房创始人李岩表示:“过去培训班只有学科教育,其实应该延续第二课堂——自然教育课堂,以弥补学科课堂的不足,自然教育、生命教育在课堂里是没有的,而很多知识都来自于大自然,但孩子们现在离自然越来越远,如何把大自然这个大课堂和学科教育课堂结合起来,将课本内容和现实结合起来,将孩子们学的知识活化,让更多知识融会贯通,把跨学科的知识壁垒打通,这对孩子的全面成长、构建孩子的底层逻辑会非常有益。”

“学校是大课堂,户外是大课堂,孩子们要读山读水读大自然,读一草一木,读大自然的万事万物,这是一种大阅读路线,让孩子把课本之外的知识多学一些,调动起孩子的好奇心,让孩子更接地气地学习。”李岩补充道。

同时,研学基地要强化监督和评价体系,确保研学基地的水平和研学活动的质量。学校与基地的直联也会是未来的一个方向,来自北京的家长姚静表示:“参加研学游,首先要考虑费用、安全等方面的问题。我更希望学校能组织一些研学旅行活动,这样家长也放心,也省钱。”

在这方面,江西省于7月28日发布了《中小学研学旅行》标准。该标准涵盖了基地(营地)认定规范、课程设置规范、组织实施规范、评价规范等规范文件,为研学旅行设置了基本规范。

此外,研学旅行市场愈发壮大,“教育”和“旅游”要融合发展,面对旅游生态的变化、市场细分后的客群分流、客人清晰的出行需求,要提供更加专业、细分,更具创新力、融合度的研学旅行产品。(刘妮丽)

上一篇:最后一页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责任编辑: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