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新闻 社会 经济 快讯 文化 时尚 娱乐 科技 汽车 综合 快报

二次上市再遭破发 B站盈利难题待解

2021-03-30 14:00:23 来源:财经新媒体

“十年之后,没有人会记得哔哩哔哩的股票在第一天是涨还是跌。”哔哩哔哩(09626.HK,下称“B站”)港股上市破发后,B站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睿说道。

3月29日,B站以每股808港元的发行价,共计发行2500万股公司Z类普通股,募集资金净额约198.7亿港元(行使超额配股权前)。不过遗憾的是,B站开盘即破发,跌幅一度扩大至6.81%,截至当日收盘报800港元/股,总市值3045亿港元。而这一幕曾在3年前发生过,2018年3月28日,B站赴美上市当日同样破发。

对于这一成绩,打新的六万多股民或许感到很尴尬,但更尴尬的可能是B站上市后的业务表现。作为具有UGC(用户生产内容)、社交等特点的B站,在享受高估值同时,面临着大额亏损及商业化的难题。对于B站而言,盈利能力如何匹配高估值?如何寻找新的增长点?种种困难都将不断考验其战略、运营能力及资本市场的耐心。

首秀遇冷 发行价过高是主因

B站正式回归港股市场,却未曾想到出师不利。3月29日,B站在港上市首日开盘破发,跌2.23%报于790港元。截止当日收盘,报800港元/股,跌0.99%,市值3045亿港元。B站此次发行价为808港元/股。

以一手20股计算,相当于一手亏了160港元,若再加上100港元的手续费和199港元的打新费用,相当于打新中签一手B站的股民亏损了459港元。

对此,陈睿回应称,近期中概股创下过去5年以来最大跌幅,属于市场性的“黑天鹅”事件,在此环境下,B站能顺利在香港市场上市已是成功。

陈睿所称的“黑天鹅”,是指美国证监会可能落实的《外国公司问责法案》。受该消息影响,近三个交易日,中概股股价纷纷跳水,腾讯音乐、唯品会、爱奇艺、跟谁学等跌幅均超30%。

B站破发,究竟是遭遇了“黑天鹅”事件还是另有其因?中概股研究专家余丰慧告诉《财经》新媒体记者,B站上市前披露的招股书中出现百度公司名称,一定程度上体现其经营管理存在疏漏,招股书对企业而言是一张重要的名片,B站如此匆忙地上市对其形象产生了一定影响。

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认为,大环境形成了B站股价向上突破的阻力,但IPO定价过高则是企业内在动能不足的问题。从长期而言,B站面向逐步成长的消费群体,具有增长潜力,但短期来看,B站市值站上3000亿港元存在着估值偏差。

上海某基金公司一位不愿具名的研究员持相同的观点,他指出,B站目前估值偏高,而且公司自身运营能力和算法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,用户破圈的同时运营能力没有完全跟上。而一旦社区氛围被破坏,会有大量的用户流失和沉默,对平台未来的发展产生很大影响。

3年累计亏损近50亿元 盈利难题待解

不断破圈逐渐进入大众视野的B站,主要以ACG(动画、漫画、游戏)内容创作与分享的视频网站,在高速发展的同时,也在为破圈付出代价。

2020年底,B站宣布月活破2亿,这比起上市时的7000万,提高了2倍多。B站董事长陈睿随之提出:2023年内B站MAU可达4亿。这一目标实现起来并不容易,代价可能会是长期亏损。

招股书显示,2018年至2020年,B站实现营收分别是41.29亿元、67.78亿元、120亿。与营收逐年增长相对应的是,B站的亏损也在逐年扩大,三年净亏损分别5.65亿、13.04亿元、30.54亿元,累计亏损49.23亿元,引发了外界对其未来盈利能力的担忧。

从B站的业务结构来看,主要分为增值服务、游戏、广告与电商。值得注意的是,B站虽然是一个视频网站,但是它主要赚钱的业务却是游戏。在顶峰时期,游戏收入在B站营收的占比高达80%以上。不过,2020年,“现金奶牛”游戏营收增速出现下滑,其占总营收比例已降至40%。此外,与游戏行业的头部机构相比,B站依然存在资金方面“重量级”的差距,导致研发方面缺少“护城河”。

在陈睿看来,游戏收入占比递减的原因在于广告、直播、会员等其他业务收入增长迅速。从长期来看,B站仍然是多元化的收入模型。

而对于视频媒体而言重量级的广告业务,在B站营收中仅占15%左右。这与B站独特的广告模式有关,为维护平台氛围,陈睿承诺永远不加贴片广告。目前,B站的广告形式以信息流广告为主。而为B站贡献营收最少的电商业务,在2020年占比也达到了12.6%,将要赶上广告收入。

“B站有意减少广告量,是一种差异化的营销策略。”CEI中国企业研究所秘书长唐大杰认为,失去了广告这一核心收入,B站的主营方向和商业模式不够清晰成熟。

对此,B站回港上市的募资额约202亿港元(约合人民币169亿元),募资所得款的约50%将用于继续扩展及丰富内容产品,包括收购、投资和制作优质内容;20%用于AI及大数据等方面的研发;20%用于市场销售。

互联网时评人张书乐认为,B站的商业化难点在于还没有跳出传统游戏的盈利模式,形成以二次元驱动、游戏分发和游戏内容创作带来的周边产业链的全面推进。

PUGC赛道竞争加剧 B站路在何方

在过去的一年里,B站加码在知识、生活类短视频以及纪录片、晚会、剧集等长视频内容的布局。

陈睿认为,视频在接下来仍有很大的市场空间。“视频在未来几年仍是增量市场,不仅是用户量,包括数量、视频时长,都会有很大提升”。在他看来,接下来头部视频平台都有很大机会,无论对于B站还是其他同行。

在当下视频网站的竞争格局中,PUGC内容生态、二次元社区让B站形成了独特的竞争力。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高枕无忧,未来要在激烈的视频化竞争中持续前进,仍绝非易事。

因为事情正在慢慢起变化。爱奇艺在2020年4月上线了“随刻”,这一新平台集中播放时长平均在七八分钟至十几分钟的中短视频,而其内容分为两类,第一类是PUGC内容;第二类是爱奇艺的长视频内容也会在随刻播放。这一项目被认为是爱奇艺对标YouTube,专注于PUGC(专业用户生成内容)生态。

希望将触角延伸到PUGC内容上的视频平台,显然爱奇艺不是唯一。2020年年末,腾讯视频将平台战略定义为综合性视频平台,宣布加强短视频和中视频投入;优酷也在去年年中进行一次大改版,希望打造长短结合的内容平台与视频社区。

同类竞争对手加大PUGC内容板块投入,对B站来说也是种压力。除此之外,B站UP主在内容创作上也受到了新用户的裹挟,不少用户提到B站UP主内容质量下滑。此外,围绕UP的挖角问题也让B站感受到压力。

在业内看来,优质的内容吸引更多的用户,更多的用户招来更专业的内容生产者,企业再通过变现,将收入的一部分反哺,激励生产者,提高用户体验,再去吸引新的用户,这才是当下推动包括B站等视频网站快速发展的正向循环机制。(舒志娟 任芷霓)

上一篇:选择化妆师作为职业有什么优势?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责任编辑:

点击排行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