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新闻 社会 经济 快讯 文化 时尚 娱乐 科技 汽车 综合 快报

毛利率转正成造车新势力企业的重要标准

2020-12-21 10:32:50 来源:北京商报

走过交付期的造车新势力,“毛利率”成为各家掌门人口中提及最多的关键词。在特斯拉拿出超20%的正向毛利率后,蔚来、理想、小鹏三大头部造车新势力,目标也是让毛利率转正。今年,不仅蔚来首次实现毛利率转正,后续登陆美股市场的理想、小鹏,首份财报的正向毛利率也成为业绩亮点。毛利率转正,意味着造车新势力造车成本持续降低,同时市占率持续提升。然而,面对各家新势力仍然巨亏的现状,毛利率转正背后更多是吸引资本市场关注的新话术。

作为国内首家登陆资本市场的造车新势力,蔚来在上市第三年终于交出首份毛利率转正财报。今年二季度,蔚来汽车销售毛利率为9.7%,综合毛利率为8.4%;三季度,蔚来的汽车销售毛利率提升至14.5%,综合毛利率为12.9%。

财报显示,蔚来毛利率提升主要来自于销量提高及制造运营效率提升。制造运营效率的提升主要体现在除研发费用外其他成本支出的缩减。今年三季度,蔚来销售及综合管理费用为9.4亿元,平均每辆车的销售及管理费用下降至7.7万元,同比下降68.2%,环比下降15%。

不仅蔚来,今年登陆美股的理想汽车、小鹏汽车首份财报也都传出毛利率转正的消息。今年三季度,小鹏汽车毛利率为4.6%,去年同期及今年二季度分别为-10.1%和-2.7%,首次实现毛利率转正。理想汽车销售毛利率则为19.8%,同比增长6.1%,直逼特斯拉的20%。

对于造车新势力企业而言,毛利率转正意味着剔除推广、管理企业等其他费用,企业已摆脱“卖一辆亏一辆”的局面,因此正向毛利率也成为考核造车新势力企业的重要标准之一。

对于毛利率提升的原因,理想汽车在财报中称,毛利率提升主要是得益于部分零部件采购价格的下降,以及产量提升带来的单车制造成本的下降。小鹏汽车则在财报中称,毛利率提升主要是由于更好的产品组合、材料成本下降和制造效率提高。

伴随毛利率提升,三家造车新势力的股价也纷纷上涨。今年以来,蔚来的股价已从去年最低1.19美元/股上涨40倍最高达到近50美元/股。在三季度财报发布时,蔚来市值已超630亿美元,位列全球车企市值排行榜第七位。小鹏汽车三季度财报发布当天,股价也大涨33.4%,并带动理想汽车股价上涨27.27%。

盈利尚无期

尽管毛利率纷纷转正,但蔚来、小鹏、理想尚未走到盈利临界点。截至目前,蔚来累计亏损超过250亿元,理想汽车和小鹏汽车累计亏损也分别达到44亿元和70亿元。

财报显示,今年三季度,蔚来调整后季度净亏损(非公认会计准则)为9.978亿元,同比收窄59.3%;小鹏汽车净亏损达11.49亿元,去年同期为亏损7.76亿元,亏损面进一步扩大;理想汽车净亏损为1.07亿元。

在亏损持续背景下,外界对蔚来、小鹏、理想的前景不乏质疑之声。11月13日,做空机构香橼发布做空报告称,蔚来股价已经脱离合理范围,股价应该“腰斩”,目标价应为25美元。报告主要理由包括,特斯拉以及Model Y在中国的定价将冲击蔚来汽车销量;目前蔚来估值是未来12个月销售额的17-18倍,而特斯拉为9倍,双方差距创下历史新高。

据了解,蔚来相对估值是特斯拉2倍,但蔚来的销量却远不如特斯拉。今年前三季度,特斯拉累计销量为31.9万辆,蔚来累计交付量为3.14万辆,仅约特斯拉的1/10。即便局限在中国市场,特斯拉前三季度的销量也是蔚来的3倍。

在香橼发布做空报告后,盘初一度涨超11%的蔚来汽车最终收跌7.35%,报44.56美元/股,结束此前强势的上涨势头。蔚来被沽空也连带波及到小鹏汽车和理想汽车,两者均在11月13日结束增长势头转而下跌。

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,销量规模不足不仅是做空机构攻击蔚来的最大口实,也是三家造车新势力实现盈利的最大阻碍。国信证券发布的研报认为,蔚来、小鹏、理想要想实现盈利,销量规模分别需要达到18万辆、12万辆、6万辆。

不过,截至今年11月30日,蔚来汽车全年交付量为3.67万辆,累计交付量约7万辆;小鹏汽车全年交付量为2.13万辆,累计交付量约4万辆;理想汽车累计交付量为2.64万辆。

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表示,由于现阶段都未实现盈利,因此蔚来、小鹏、理想维持公司运营很大程度上都得依靠资本市场,只有进一步提升销量,这三家公司才能拉动股价和市值走高,进而才能获得更多融资。

销量存隐忧

事实上,为维持投资者信心并早日实现盈利目标,蔚来、小鹏、理想一直在采取各种措施推动销量增长,但三家公司也各存隐忧。

香橼资本援引德意志银行分析称,特斯拉会降低上海工厂B级SUV Model Y的车型售价,该车可能从48.8万元降至36万-39万元。从售价上看,特斯拉的降价策略可能导致Model Y正面抢夺蔚来ES6的销量。ES6是蔚来目前销量最多的一款车型,售价区间为35.8万-46.8万元。

除特斯拉即将在中国市场投放一款SUV,蔚来也计划推出一款新车。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透露,蔚来即将发布的第四款量产车型为轿车。而特斯拉目前在华的唯一车型Model 3便是一款轿车,该车曾连续多月位居国内新能源乘用车销量榜首。

与特斯拉、蔚来的纯电路线不同,理想采用“增程式”技术路线,由此形成自身独特的竞争优势。然而,今年以来,理想汽车唯一量产车型理想ONE累计发生前悬架碰撞事故共97起。

今年11月6日,理想汽车宣布,召回10469辆理想ONE电动汽车。张翔认为,由于没有第一时间启动召回,理想汽车已经招来媒体、消费者的大量批评声,品牌口碑受到冲击,此轮召回不仅会给理想汽车带来成本负担,也可能会在短期之内直接影响到理想汽车的市场表现。

除召回风波,车型单一也给理想汽车的销量增长埋下隐患。今年5月,理想汽车宣称,未来三年不会推出新产品,主要是专注于理想ONE的OTA(在线下载技术)升级。这意味着一年中,如果理想ONE再出现问题,理想汽车将没有其他产品能够分担风险。

作为三家造车新势力车企中今年销量最低的一家,小鹏汽车面临着销量结构失衡的问题。今年11月,理想汽车凭借一款车型实现4646辆的交付量,而小鹏汽车两款车型的合计车型仅为4224辆。分车型看,小鹏P7单月累计交付达到了2732辆,环比增长30%,但小鹏G3销量却仅为1000余辆。

近日,小鹏汽车还卷入了低价卖车传闻风波。在某社交媒体上,一位名为“抖音用户Y”的用户爆料,小鹏汽车把大量新车卖给二手车商贩上牌,二手车商贩再低价卖给三四线城市或者租车公司。小鹏汽车随后发声,称其“连续发布大量关于小鹏汽车的不实信息,并对小鹏汽车的经营情况进行毫无证据的揣测和造谣”。

上一篇:13日国内原油期货下跌 成交活跃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责任编辑:

点击排行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