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行业 活动 项目 快讯 文娱 时尚 娱乐 科技 汽车 综合 生活

“我要拍电影?做梦呢?”

2021-11-24 06:16:02 来源:人民日报客户端

文 | 十点电影原创

十点君开始怀疑:

当下这届国产综艺,是不是已经定位成了找骂节目?

有老牌综艺开启“挨骂巅峰”的。

《梦想改造家》,第一季破九,前七季平均也不下八分。

结果,第八季,干起了在大西北盖“毛坯房”的活计。

众怒爆发,满屏一星。

有新综艺,节目嘉宾都还没有,从海报就开始找骂了。

某酷新综艺,暂定名“鱿鱼的胜利”。

加个“的”,喊个“胜利”,国产综艺就赢啦?

被骂后,急忙出来道歉。

据官方说,上面的是被毙掉的“初稿”,下面的才是“最终稿”。

有人说,这“最终稿”,土得像是上个世纪的综艺。

诶,上个世纪的综艺,咱还真不背这个锅。

今天就给大家推荐一部十年前的旧综艺——

为什么要推荐它?

当然是因为,国产新综艺又开始全自动开启震惊模式了。

2021年,《导演请指教》。

风向挺好,海报表明决心:年度导演扶持计划。

但一看阵容,才琢磨出不对味儿来:

毕志飞、包贝尔,梁龙、蔡康永、韩雪、吴镇宇……

吴镇宇?你是说那个已经和王晶合作了18次的影帝吴镇宇吗?

毕志飞?你是说那个拍出《逐梦演艺圈》的毕志飞?

他们需要谁扶持?

电影还没拍,观众就忙着看吵架了。

导演、制片、影评人,谁也别着急,大家轮着吵,人人都有份。

这,倒是顺便带火了一档十年前的综艺。

芒果台播出,龙丹妮 X 焦雄屏。

强强联手,提出一个大胆的想法:

国内首档平民导演选拔活动。

让普通人也有机会当导演去拍电影。

这很符合十年前内娱选秀的风格:

海选,草根,英雄不问出处。

不限年龄、不限学历、不限职业,有梦就行。

按龙丹妮的说法:“中国导演太没有表现机会和平台了。”

“每人给他一块钱,电影就拍成了”。

听听,最朴素的逻辑。

参与者近万,参与审核的评委,专业和态度都有。

60进10的选拔,每个参选者都是带着作品来的。

而他们面对的是焦雄屏、邬君梅、谭飞、顾小白

还有一个无比现实的问题:

给你一千万,来拍一个贺岁片,你会怎么拍?

那个年代,对电影抱着一样朴素梦想的人,真不少。

今天再看,连被淘汰的人都是“沧海遗珠”。

譬如这位选手,带着狗就上来了。

短片也很简单,讲一个人和一条狗的故事。

文艺、细腻,评委立刻就想到了《那山那人那狗》。

然而,这显然与节目主体的宗旨不符,选手最终也是铩羽而归。

谁能想到,多年之后,这位因“文艺”被刷下去的选手,拍出了《我不是药神》

没错,他就是文牧野

如今看这档节目,许多人都吐槽评委是“精准淘汰”。

毕竟只看被淘汰的选手,“含金量”也太高了。

电影《受益人》的导演申奥,进入10强,但因为个人原因退赛。

热度天花板国产网大《水怪》《奇门遁甲》的导演,项秋良、项河生,淘汰。

网剧《赘婿》的导演邓科,淘汰。

不得不说,有点强啊!

其实单看这部导演综艺,就能咂摸出当年的国产电影状态。

草根和科班并列,商业和文艺同轨。

当然,这中间有不少火药味儿。

从海选到前60,商业的留下,文艺的淘汰。

到了十强之间,就是草根和科班当场BATTLE。

当年最突出的矛盾,都集中在了女导演韩轶身上。

不仅仅因为她来自北京电影学院,更关键的是:她的导师是田壮壮

十强赛中,AB两组,要在24小时内,自编自导自拍自演一个短片。

时间紧任务重不说,两个组的组长,都是“草根”。

还没开拍,矛盾就来了。

开拍过程中,韩轶这组的选手,都觉得她脾气强硬,不听取意见。

节目组更会搞事:

何炅话音还没落,镜头直接怼到了队长李春啸的脸上。

芒果台,十年拱火,你最在行。

作为评审,李成鹏明面引战:

“李春啸,你被篡权了吗?”

“韩轶,你怎么解释你的强势和这次成功的篡权?”

队长李春啸作为矛盾集中点,说啥都等于没说。

旁边同为学院派的陈奕甫,无辜被CUE。

严嘉更是站队也要挨打。

当然,节目组挑上你的时候,睡觉也是要挨骂的。

十点君听了都委屈:

那叫睡着吗?那明明是晕过去了!

台上火药味爆炸,把台下的观众乐的见牙不见眼。

节目组:不装了,告诉你,拍电影就是要吃苦挨骂来遭罪的。

整个节目的赛制,说一句魔鬼不过分。

九进八,3人一组,24小时,3分钟喜剧,从一个马桶开拍。

八进七,2人一组,15小时,3分钟武侠短片。

就十点君来看,压力最大的数五进四:

30小时内从长沙开车到上海出席电影节,在路上就要完成拍摄一部公路片。

这似乎也是“明示”:

商业大片机会寥寥,最终能拍自己想拍的电影的导演,太少了。

满足各种苛刻的需求是常态。

更常见的,则是在广告、预告片、短片、网大、网剧里打转。

当年的选手们给予了积极的回应。

譬如周楠、陈奕甫合作的《恋爱中的灭绝师太》,大胆改编。

18岁的灭绝师太,恋爱,跳舞,轰轰烈烈,男人还被明教杀了。

马家辉点评,有王家卫内味儿。

在这个舞台上,他们敢拍“性喜剧”,敢拍屎尿屁,敢魔改武侠,敢致敬咒怨。

哪怕是当时正火的“快男”,他们也敢把他们抹的满脸烟灰,去拍战争片。

这是一个所有人都宽容,不需要过度粉饰的年代。

现实固然是残酷的。

大多数选手,最后都没能成为职业导演。

冠军周楠,得到的千万投资处女作,是《我们约会吧》

郭敬明编剧,豆瓣评分4.5,票房不到五千万。

这对于一个年轻导演来说,叫“大家完蛋吧”才更合适。

直到今年的《我的巴比伦恋人》,周楠才终于打了一场“翻身仗”。

亚军韩轶,曾任《中国合伙人》执行导演,还没有一部真正的处女作。

季军陈奕甫,在比赛后继续海外留学。

从《我要拍电影》到《沉默的真相》,十年不鸣,一鸣惊人。

他们熬过了十年,导演类综艺十年后,再度回归。

但这次,无人再谈及梦想。

毕竟,台上站的,不是草根,是资本。

当年导师是田壮壮,就足以引起矛盾对立。

如今,选手可以表示,我请了张艺谋的摄影师,我还请了韩红来配乐。

十年前的影评人,对于初出茅庐的导演,耐心道:

咱们这个贺岁片,需要观众看懂。

十年后的影评人,可以大声嚷嚷:

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联系删除

谁看了不说一句:

牛哇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责任编辑:

最近更新

点击排行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