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行业 活动 项目 快讯 文娱 时尚 娱乐 科技 汽车 综合 生活

当年红极一时的“小鲜肉”张国荣,出自她手?林青霞也是她的迷妹

2021-11-24 16:46:01 来源:人民日报客户端

张艺谋、许鞍华、鲍德熹、马思纯等人,都在悼念一位电影人遗憾陨落。

和田惠美,电影服装设计师,因病去世,享年84岁。

她的样子,许多人可能忘记了。

长这样:

她的作品和故事,你们可能多多少少听过。

Sir觉得今天还是有必要重新介绍。

她为我们留下的,不仅是那些永存于胶片里的优美造型。

还有一段凭借双手大放异彩的美丽人生。

01

和田惠美的人生,当然无法用一篇文章概括。

Sir只能尽量截取当中几个代表性片段。

作为黑泽明“御用服装指导”,她的一生绕不过满满荣誉。

1985年,两人首次搭伙。

导演黑泽明,获得一部名留影史的《乱》;

服装设计和田惠美,则斩获亚洲女性首个奥斯卡最佳服装设计奖。

为她颁奖的,正是赫本女神。

此后,多位华语导演看中她的风格,寻求合作。

先是香港:

三度拿下香港金像奖最佳服装造型设计奖。

张国荣、林青霞、叶童都是她的迷弟迷妹。

再是内地:

只要放出剧照,国人都印象深刻。

△ 从上至下:《十面埋伏》《英雄》

02

先回到和田惠美职业生涯最初。

黑泽明的《乱》。

电影的服装设计有多疯狂和大胆?

不看电影,Sir就放几张剧照:

参与这部电影的所有人,几乎都是完美主义“偏执狂”。

参与这部电影的所有人,几乎都是完美主义“偏执狂”。

尤其黑泽明与和田惠美。

,始于对莎士比亚的着迷。

1957年,莎士比亚的《麦克白》被改编成电影《蜘蛛巢城》上映。

和田惠美无比激动,影片中很多人物都符合她的想象。她当即找到导演黑泽明,谈论了累积多年的想法,并约定:

“如果以后还拍跟莎翁作品相关的电影,请考虑让我做服装设计。”

这个约定一等就是25年。

1982年,和田惠美接到黑泽明的电话,邀请她加盟电影《乱》。电影根据莎士比亚的《李尔王》改编,被黑泽明安插在战国时代的日本。

而当时和田惠美还没有足够的制作电影服装的经验。

黑泽明是出了名的完美主义者。

那段“等云到”的典故出了名:

为了拍到理想中的云形,他让几百人守候在那里,一等就是好多天,虽然理想的云形拍到了,但拍戏的钱也用光了。

和田惠美,正是服装造型界的黑泽明。

电影里,郁郁葱葱的荒野间,父亲穿着白色武士服,三个儿子则以鲜亮大胆的蓝色、红色、黄色武士服登场。

这可不是仅仅为了“好看”。

看过电影都知道:

电影每一帧的颜色,都是一种“性格”。

老大软弱驽钝,是黄。

老二野心勃勃,是红。

老三鲁莽忠义,是蓝。

在炫目的战斗场景中,这些色彩又通过人物关系的内核撞击出惊人的、血淋淋的壮观效果。

最让人印象深刻的造型,大概要数这个。

枫夫人的毒辣凶悍,二王子在他面前像只瑟瑟发抖的幼兽。

她为何如此厉害,答案其实就在她身上。

那件电影中并不显眼的披肩:

像什么?

灰白相间的反光鳞片……对。

蛇。

一条才威胁完国君,就开始哭诉示弱,再顺便碾死一只飞蛾的美女蛇,还不可怕吗?

接着。

枫夫人被杀时,颜色的渲染再次被和田惠美用作表达的“武器”:

满屏黑金色调。

浓重又诡异的死亡氛围。

03

和田惠美跟中国的缘分,始于1993年的《白发魔女传》。

张国荣、林青霞、吴镇宇主演。

导演于仁泰,黑泽明的迷弟,香港新浪潮电影代表人物之一。

作品不多,但部部精品。

从小受好莱坞电影熏陶,于仁泰却对武侠世界有着不一样的理解。

他希望《白发魔女传》不再是传统武侠片的“延续”,而是长出自己的“魔幻武侠大片”。

从小看黑泽明电影长大的他,当即想到和田惠美。

一个想法先锋,口味独特。

一个用色大胆,吹毛求疵。

两人一撞上,不要太合拍。

《白发魔女传》中,林青霞饰演灵魂人物练霓裳。

野心十足,妖娆多姿。

这很大程度上,归功于和田惠美突破常规的服装和造型。

为做出练霓裳出场的服装,和田惠美在设计上参考了新疆和尼泊尔的服饰,头冠镶满了贝壳、奇石、古钱币。

以此塑造她的神秘感和异域风情。

一夜白头后。

服装的白和妆发的白融为一体,凸显角色气质,再缀以黑色纹路的内衬,使之不易单调。

可以说,和田惠美的加入直接改变了这个角色在大众心里的印象。

她之前,练霓裳大多呆板和常规,不能摆脱传统戏曲的影响。

她之后,练霓裳再也摆脱不了同一个“模子”:

同样效果也发生在另一角色。

张国荣饰演的卓一航。

桀骜不驯,武功高强,行侠仗义却屡受指责。

她将这位侠客的进退两难,变成造型上的互相对照。

服装,全部采用相对低调的色彩:传统的藏青、黑色和深灰色。

发型,将蓬松的头发在脑后编成辫子,飘逸,凌乱。

一个冷知识:

当时的张国荣,已经是红极一时的小鲜肉。

和田惠美为了营造出新鲜感,让张国荣的头发全程都遮住一部分脸。

一是抹去他以往的形象,二是提升观众对看清他脸的期望。

不得不说,和田惠美把粉丝拿捏得死死的。

电影首映时,观众轰动了,尖叫着“Leslie, 让我们看看你的脸” 。

什么叫犹抱琵琶半遮面?

和田惠美深得精髓:

时间来到千禧年初。

另一位黑泽明的迷弟,也找上了和田惠美。

2002年,张艺谋的《英雄》。

电影以秦统一天下为背景,以黑、红、蓝、绿、白为基调。

色彩,同样是张艺谋的视觉武器。

换做别人,五种颜色只是五种。

但在和田惠美这里,五种颜色,可以幻化成无数种。

对于秦国的服饰和建筑,史料的记载很全面,主色调是黑色,很快就确定下来。

然而历史对于赵国的服饰,记叙不多。

和田惠美就结合自己的理解,并从中国的古代舞蹈和书画中寻找灵感,最终选择用红色作为主色调,表达赵人对国家的期盼与执念。

这,也没多牛逼吧?

不不。

这才是开始。

之后,和田惠美渐渐跟“红色”,较上了劲。

为了准确把握色彩,她一头钻进了博物馆,她考察出土文物,发现古老服装上透出的天然和质朴,是现代工艺无法还原的。

她又一头扎进北京附近的印染厂,亲自完成各种面料的染色。

从而得到50多种冷暖不同的红,14种深浅不一的灰。

最让当时张艺谋佩服的,还是和田惠美超越国界的想象力。

当年为《英雄》设计服装,张艺谋特地去拜访了和田惠美。

他看到和田惠美的藏书,当场惊掉下巴 :

“你这里中国古代服饰的资料比中国设计师的还要多。”

哪里来的?

有些是本来的藏书。

有些是接下项目后,她专门从巴黎、阿姆斯特丹、柏林,将一本本中国传统服饰的西方专著淘回来。

因为在她看来,这样就能站在另一个立场和角度来解析中国古代的传统服饰。

也因此。

在这些缤纷色彩中,她总能敏锐地选取出最适合角色的那一种“色号”。

具体例子:

飞雪和如月在胡杨林打斗那场戏。

飞雪穿的是正红,如月只是次红。

如月终究是次色,登不得大雅之堂。

和田惠美仅通过服装的设计和颜色,便把人物的等级高低区别开来。

04

和田惠美曾被问到,这些神奇的创作灵感从何而来?

她说她总是在记忆和经历中寻找灵感。

和田惠美在京都长大,佛像、树木、木柱的纹路、地板的花纹、庭园的石头、京都的竹子……全部都生长在她的身体里。

当阅读剧本时,她会借鉴所有这些东西。

在寻找灵感的过程中,她的思绪可能会从京都的三十三间堂跳到罗马见过的紫藤花。

因工作有机会走遍世界,所以她的设计包罗万象。

《乱》在色彩上(红与白的强烈对撞)借鉴了意大利绘画大师波提切利的名画《三博士来朝》(不愧是学绘画出身)。

这也影响了她担任设计的《英雄》。

但无论她走多远,她的设计总是带有她的故土京都的气息。

《十面埋伏》中的竹制斗笠,就是她提出,然后请京都的匠人独家定制的,用的是京都才有的编织手法。

以上是和田惠美在创作上的大,她还有小。

《宋家皇朝》。

就拿宋庆龄和宋美龄来说,衣服代表性格,诉说命运。

明显的,朴素与华贵之间的区别,这被说得太多。

Sir说一个不显眼的,鞋。

前一个镜头,宋美龄穿着镶有大珍珠的白色高跟鞋跳舞;

后一个镜头中,宋庆龄正脱下她的黑色马丁靴,并拿出垫在里面的报纸。

两层暗示:

第一层,颜色。

宋美龄走的是阳关大道;宋庆龄,此时则在黑暗中摸索前行。

第二层,鞋款。

高跟鞋不实用,只负责美,说明这双鞋的主人高高在上;马丁靴好穿、耐穿,强调实用性,即使这样还需要垫报纸,难以想象这双鞋的主人穿着它奔波了多久的路途。

两双鞋,胜过百句注解。

和田惠美固然有天赋。

但真正让她在电影圈内收获尊重的,是她对待工作的专注。

别看这位小老太太一脸亲和端庄的样子。

干起活来,人送外号:

“慈禧太后”。

△ 报道来源:新京报

每一次设计,亲自绘制草图,手工染色织物,制作设计图小样,始终坚持以最好的材料手工制作戏服……

拍《白发魔女传》时。

超过两百多套服装的面料,全部要由她亲自挑选。中国和日本找不到,就自己飞去荷兰、英国亲自选,而且都要经过再次洗磨。

拍《乱》时。

和田惠美提前一年半筹备,在京都四家制衣店,定下价值200万美元的衣服和饰品,眼看到期交货,剧组却严重超支,拿不出一分钱来付款。为筹备资金,她甚至曾决定卖掉东京的房子,帮剧组渡过难关。

拍《吴清源》时,摄影师王昱在片场大为震撼。

她的手里,总是拿着两本印刷用的色谱,一本是国际通用的标准色谱,还有一本是日本的色谱,因为色谱是钉在一起的,她就把两本色谱用手搓开,打开之后跟一个扇面似的,有一些一条条撕下来贴在她的剧本上。然后她就开始讲她对影片整个颜色的设计,从刚开始吴清源在中国,初到日本,在战争时期,以及战后分别是什么颜色,聊得很详细,准备得非常认真。

“慈禧太后”的外号就从这里来。

一个插曲。

当时剧组有个负责道具的女孩,试装时,她让演员穿上二战时期的翻毛皮鞋,然后打绑腿,但女孩打得很松。

和田惠美看到了,就过去和小女孩说:

“在战争时期,你要打成这样的绑腿是要受到处罚的哦”。

因为和田惠美的气场,女孩中午饭都没吃,一直练习绑腿。直到下午上班后,那个女孩看到和田老师回来,马上给她表演了一遍,打得很紧。和田老师才点点头,说这回符合标准了。

△《吴清源》

Sir不知道当年这位“女孩”,如今在哪里,是否还从事着服装工作。

Sir可以肯定。

当她看到电影上映,看到自己亲自绑的那只脚在大银幕出现时,她会感知到和田惠美所说的“标准”是什么。

而在当下这个“大师”“大导”“大片”渐渐通货膨胀的时代。

和田惠美难有。

她所锱铢必较的“标准”,更难有。

所以最后。

Sir想用一段话作为对这位大师的送别。

同时,作为我们的共勉。

服装是用来表达性格的

就像用电影或戏剧来讲述一个角色

只不过,我是用服装来讲述

我首先会想这个角色的个性如何吸引了我

哪怕他并不是一个主角,只是一个小人物

但我会以此去开创我的世界

——和田惠美

本文图片来自网络

编辑助理:哆啦C梦、奇爱博士多店老板娘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责任编辑:

最近更新

点击排行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