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行业 活动 项目 快讯 文娱 时尚 娱乐 科技 汽车 综合 生活

虚拟偶像春天来临,谁能从中脱颖而出?

2021-11-25 13:45:58 来源:人民日报客户端

属于虚拟偶像的时代真的来临了吗?

文 | 世昕

编 | 园长

2021年,被很多人称为虚拟偶像元年。

虚拟人柳夜熙一条抖音涨粉200万,各个平台上,虚拟人“遍地开花”,国内外各类虚拟网红的走红,再加之“元宇宙”“全真互联网”等概念的爆火,属于虚拟偶像的时代似乎已经来临。

可真的是这样吗?从虚拟偶像本身的内容和形式上看,各式虚拟偶像雨后春笋般出现,品类不断细分、内容日益多元,这一赛道下的“选手”越来越多。与此同时,也产生了质量参差不齐,行业标准混乱的情况。

另一痛点则在于受众人群。目前大多数虚拟偶像仍旧难逃“小众”定律,行业似乎陷入了小圈层的“内卷”中。

许多问题困扰着受众和从业者们:一个虚拟形象+人设+唱跳就等于虚拟偶像了吗?如何从激烈竞争中脱颖而出?虚拟偶像的IP又如何拓宽受众圈层避免“昙花一现”?

虚拟偶像也需要“故事”

有人说,偶像是“造梦”的产物。

他们本就背负着梦想而出现,除了成为粉丝们眼中的“光”,他们成为偶像的“故事”本就是一种“造梦”,跟随偶像,粉丝们可以拥有“追梦”“成长”“守护”“展露个性”等诸多体验,这也是偶像产业能够蓬勃发展的重要原因。

回看国内偶像产业近些年来的发展,偶像产业的消费者们可能会忘记一次精彩的舞台,一首动听的歌曲,但是偶像身上的故事却大多被深深铭记。

追溯现如今偶像产业的起源,在日韩偶像培养模式中,“养成”是一大特点。每一位偶像在出场之前不是“完美”的,只有通过不断地学习和锻炼,他们才能成为舞台上星光闪耀的“爱豆”,而这个“养成”的过程,则包含着“自身努力”“队友互助”“粉丝陪伴”等多种元素,从而并发出更多能引起受众共鸣的故事。

无论是笨鸟先飞式的“逆袭之路”,还是多年苦练后的“一鸣惊人”……从某些角度来讲,当下偶像产业关注的并不仅仅是偶像本身,更是“成为偶像”这一具体过程,而其中蕴含的“故事”则最为动人。

当代的偶像虽然也光鲜亮丽,但却不是“空中楼阁”,身世背景、成长路径都可以成为“故事”的一部分,同时人设、表达、性格也都与其密切相关,偶像更加立体。

或许可以将上述提到的这些“故事”称之为“偶像叙事”。

目前市场上虚拟偶像众多,他们类型不同、风格各异,基本都拥有完善的人设,但对于其中的大多数来说,他们仍旧缺乏此种“偶像叙事”。

对于虚拟偶像来说,“偶像叙事”真的有用吗?我们可以明确,目前虚拟偶像仍是偶像产业下的子品类之一,仍是一种为粉丝“造梦”的产物,相比于现实偶像,虚拟偶像的优势在于更大的可能性和创造力。但这并不代表虚拟偶像不需要“故事”。

今年大火的虚拟偶像女团A-SOUL就是个例子。在A-SOUL刚刚推出之时,曾遭受不少虚拟偶像受众质疑,被嘲讽为“披皮练习生”,但在上线后不久,组合中的嘉然就凭借连跳二十支宅舞的实力打破了质疑,并通过灵动的神态、可爱的性格圈粉无数,一次直播中被粉丝来信所感动落泪的行为,更是让数十万人被原地圈粉。

嘉然读粉丝的信

由此可见,虚拟偶像也需要“真实感”,而在“偶像叙事”下,虚拟偶像的人设更加丰富鲜活,并且能够拉近偶像与粉丝的距离,让“纸片人”真正进化为“虚拟偶像”,助力“造梦”。

虚拟偶像有“虚拟”的优势,但真实感、互动感、养成感也是其重要元素。真正拥有“偶像叙事”的虚拟偶像有哪些?刺猬公社(ID:ciweigongshe)注意到了虚拟偶像男团“外来人员WL.S”。

外来人员WL.S

如果你了解过B站虚拟偶像内容,那么一定会对外来人员WL.S印象深刻。这一虚拟偶像男团由三位虚拟人“童和光”“Soda”“白术”组成,他们性格各异,人设鲜明。

童和光是元气满满的阳光小奶狗,是团队里的主唱vocal;Soda是高冷毒舌的“酷盖”(cool guy),擅长舞蹈和低音rap;白术则是整个团队的“灵魂人物”制作人,温文尔雅,却又看不透他深邃的内心。

光有“强人设”还不够,他们有一套完整的世界观:

三人都是未来世界的仿生人。作为0号仿生人,白术在不断的实验中拥有了独立意识,他绕过人类的控制,解放了量产服务型仿生人童和光以及战斗型仿生人Soda。最终,他们带领意识觉醒的仿生人们转移到虚拟世界中,带着自由梦想与羁绊,三人一起回到了2018年......

在这样的故事背景下,三位虚拟偶像的人设更加合理,他们的所作所为符合故事的底层逻辑,无论是他们追求的梦想,还是性格、感情、爱好都更具真实性,让粉丝更具带入感。童和光为何会性格阳光,因为他曾是服务型仿生人,天生就有带来快乐的属性,而Soda作为战斗型仿生人,虽然性格高冷,却时刻守护着他的朋友们,尤其是和童和光的深厚情谊,这也令无数粉丝动容。

事实证明,这样的策略是正确的。

2020年,B站推出首档虚拟人游戏型养成综艺《虚拟人成材计划》,在节目里,童和光、Soda成为了“养成”的主角,他们要在PD白术和六位知名UP主的指导下,学习如何成为一名“有用之才”。

不同于一般的节目,两位虚拟人的养成之路并不“顺风顺水”,反而困难重重,甚至几乎无法通过考核。但这样的养成经历也更具真实性,让粉丝们深刻体会到他们独特的个性和人设。节目总播放量超过1057万,三位虚拟人也因此吸粉无数。

除了综艺节目外,外来人员WL.S还通过音乐及MV、短视频、漫画等多种方式让粉丝进一步进入虚拟人的世界,跟他们“同呼吸、共命运”,一起“过生日”,一起经历日常,粉丝也成为“创造男团”的重要部分。

2021年7月11日,外来人员WL.S推出首支团曲MV《crush》,在评论区里,我们能看到粉丝们对于歌曲真情实感的解析,歌曲MV不仅仅是MV,更成为记录外来人员WL.S三人起源、成长、追梦的“记事本”,迸发出感人至深的力量。

怎么让虚拟人真正成为偶像?外来人员WL.S或许提供了一个范本:让他们更鲜活,更真实,真正“人格化”。在互动中不断成长,在羁绊中追求梦想,这或许就是虚拟偶像的“偶像叙事”。

我和三个虚拟人“聊了聊”

那么,剥离“故事”,外来人员WL.S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组合?

早在2018年,XNOX工作室就公布了童和光、Soda、白术三位成员的形象,同年,童和光开始社交媒体“营业”,虚拟男团的企划也正式开始起步,那时还是国内虚拟偶像产业的萌芽阶段,在迎来2021虚拟偶像元年之前,外来人员WL.S就已积淀多时。

XNOX工作室人员向刺猬公社介绍,外来人员WL.S的出现源于“爱与相信”。“2018年可以说是内娱偶像元年,工作室的成员有的喜欢爱豆,有的喜欢纸片人,希望一起打造一个满足追梦需求、永不塌房、值得相信与热爱的‘爱豆纸片人’。”

彼时XNOX工作室主攻的身体动画、动捕技术也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,这与“打造虚拟偶像”的产品需求不谋而合,在这样的契机下,外来人员WL.S诞生了。

不同于市面上流行的二次元、卡通风格,外来人员WL.S选择了美型拟真风格作为虚拟男团的基调,与真人偶像更接近,“我们想要打破二次元等同于虚拟的固有观念,踏出虚拟偶像的‘舒适区’。”对于XNOX工作室来说,他们不仅想要打造出一个广受欢迎的虚拟偶像团体,探究用户对“虚拟”与“真实”的信任感的边界,也是他们的重要目标。

对于一款成功的虚拟偶像来说,真实灵动的效果必不可少,这也必然需要先进的技术支持,而对于拟真风格的虚拟偶像来说,技术更是一切的根基。“需要花费大量的精力将人物表演还原地 真实自然,并且不能陷入‘恐怖谷’之中而让人望而却步。”XNOX工作室介绍,他们目前已经掌握着目前国内虚拟偶像领域的“核心科技”。

除了这些底层技术,同样被精心制作的还有外来人员WL.S的“外在”。一直被称为CG界最大难题的“头发”也没有被忽略,制作团队通过照相建模技术充分还原发型结构和发丝真实度,保证每一根头发都不“违和”。为了让面部表情更加多样,工作室为每位成员都制作了超过700个面部模型,为外来人员WL.S的舞台等场景提供技术支持。

技术上不含糊,回顾上文的“偶像叙事”,在外来人员WL.S诞生之初,XNOX工作室就专门组建了专业的导演编剧团队,为外来人员WL.S编写世界观故事,并参考在运营中思考出的诸多想法和创意。“给三个角色打造一个既拥有架空科幻概念的世界观和故事,也能够承载日常所需的高互动高共鸣感的运营内容。”

2019年,三位成员相继入驻微博、B站,开始了自己的偶像之旅。XNOX工作室非常重视营造人物“生活感”,三位成员会在B站发布日常VLOG,爱打游戏的Soda还会游戏直播,他们会在微博上记录心情,摘抄歌词,并且与其他成员实时互动,在不同成员的评论区里经常出现其他成员的发言,类似的生活化细节比比皆是。

前沿技术搭配偶像叙事,童和光、Soda、白术得以在虚拟世界里“活”起来。对于粉丝来说,他们追的更像是生活在虚拟世界的真实人物,体验感大大提升。XNOX工作室向我们讲述了几个外来人员WL.S和粉丝之间的故事:

有些患有抑郁症的粉丝通过三人的故事和陪伴,开始有勇气面对现状,和家里人进行沟通,接受治疗,获得在现实前行的力量;有位粉丝从怀孕到生下小孩后,都坚持给童和光发私信分享她的日常;还有粉丝自主组织了童和光生日《彩虹尽头》的翻唱大合唱应援。

XNOX工作室的成员把外来人员WL.S和粉丝的关系总结为“爱与陪伴的双向奔赴”,这与他们的初衷不谋而合:“我们希望外来人员的三个男生,能够以闪耀的形象和优秀的能力及作品被大家喜爱,并将积极和有趣的价值观传递给粉丝们,永不塌房。”

外来人员WL.S同样受到过质疑,有人认为组合的“效率”太慢,官宣后一年才出首支团曲,“正经”的营业也并不多。但其实仔细观察就可以发现,外来人员WL.S最重要的特质就在于成长与积淀,他们想要拿出真正经得起市场考验的作品。

“我们既不希望外来人员WL.S成员要过早的为直播打赏和商业化操心,也不希望依靠营销把他们推到高位,却拿不出应有的实力来,所以在不断的挑战新领域,不断学习和成长。”

“外来人员”搅动虚拟偶像行业?

就像他们的名字一样,外来人员WL.S对于虚拟偶像产业来说就像一个外来者,以不同的姿态进入这个市场,在激烈竞争中打出了差异化。但仍旧面临着整个行业都存在的痛点:如何让虚拟偶像IP长效化,而不是“昙花一现”?

对于许多虚拟偶像来说,“悬浮”往往是一大问题,常常面临小众化、难以触达更广大的受众群体的局面。而探寻外来人员WL.S的运营路径可以发现,团队一直在将IP“铺开”,从多个角度提升男团的声量与受众。

从2020年起,外来人员WL.S就开始在游戏领域发力。童和光和Soda一起玩《和平精英》《人类一败涂地》,在B站发布游戏搞笑视频,节目效果爆棚,最高视频播放量超过300万。

外来人员WL.S还和多款热门游戏达成了合作,Soda多次围绕英雄联盟展开创作,在S10时期发布了LPL应援曲《云巅之上》,还根据S10官方主题曲发布编舞作品,并为经典歌曲《Legends Never Die》原创编舞;作为制作人,白术还remix《云巅之上》发布电音作品,进行一波“电路改造”。

除了上述这些游戏外,外来人员WL.S还和《食物语》《口袋节奏》等多款游戏达成过合作。

在偶像产业的重要环节综艺方面,外来人员WL.S也同样取得了不错的进展。和大热偶像综艺《创造营》系列梦幻联动,童和光多次翻跳《创造营》主题曲,备受粉丝欢迎;童和光还参与时尚综艺《A咖探店》,与时尚达人一起探店,研究时尚穿搭,实现线上线下、真实虚拟之间的联动。

不止如此,外来人员WL.S还跨界合作,和知名高定设计师劳伦斯·许达成合作,成为大师作品的“试装模特”,共同拍摄平面时尚大片。三位成员不仅是虚拟偶像,更是时尚达人。男团衍生漫画《要有光》还在2020年5月上线腾讯动漫,获得了1.3亿的观看量,不少漫画迷也变成了虚拟偶像粉丝,反哺偶像生态。

在团队运营之下,外来人员WL.S形成了庞大的内容矩阵,覆盖多领域的用户和消费者,虚拟偶像IP的多重价值得以被发掘,不同平台、不同品类都有所涉及,助力IP形成完备的产业链,不仅从多维度满足粉丝的需要,也能拓宽受众群体。

如此策略下,对于大众市场来说,外来人员WL.S不只是刻板印象里的“纸片人”,他们还是漫画人物、游戏主播、生活博主、时尚达人,这样是对虚拟偶像多元特质的最好诠释,更为IP的长效发展提供动力。

根据官方透露,团队未来还会在短视频情景剧、虚拟演唱会、线下舞台等多方面发力,探索更多的内容形式。“近期也在攻克一些AR技术和现场直播方面的技术难题,期待在更大的舞台上发挥出优秀的表演实力。”

提到火热的“元宇宙”,XNOX工作室也同样表现出浓厚的兴趣,对于这样一个重视粉丝体验感的团队来说,元宇宙代表着更多粉丝互动的可能性。“目前元宇宙概念火热,很多设备厂商也在探索沉浸式的设备,或许未来粉丝也可以借助设备进入虚拟世界,和虚拟偶像们跨次元相见。”

刺猬公社曾在以前的文章中表示,虚拟偶像可能是元宇宙的一个起点,或一把钥匙,成为人类开拓虚拟世界的开始。而对于虚拟偶像们来说,这是最好的时代,但也面临着市场的考验。

如何在其中脱颖而出,成为真正的“虚拟偶像”,成为未来的“钥匙”,我们或许需要更多类似外来人员WL.S的产品出现,探索虚拟人存在的合理方式以及真正的“未来”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责任编辑:

最近更新

点击排行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