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行业 活动 项目 快讯 文娱 时尚 娱乐 科技 汽车 综合 生活

《水浒传》的好汉,究竟是滥杀无辜的土匪,还是替天行道的英雄?

2021-11-24 19:46:00 来源:人民日报客户端

“逼上梁山”,“赚人上山”,一个被逼无奈,一个被下了套。

但他们殊途同归,都上了梁山,只是有人背了人命,有人吃了官司,只是有人藏污纳垢,有人清清白白。

正与邪、黑和白,都聚在水泊梁山,看似包容一切的水泊梁山,究竟是藏污纳垢的土匪窝子,还是替天行道的聚义厅?

什么是土匪?无视法律、打家劫舍、滥杀无辜,与朝廷作对。

梁山好汉们是土匪吗?是也不是,他们中有人确实视人命如草芥,确实不把法律当回事,确实总想着打击朝廷。

好汉们成为土匪,事出有因。

武松是打虎英雄,又是家乡的都头,哥哥武大郎有娇妻,也有自己的生意,一家子的生活其乐融融。

可是西门庆的乱入打破了这份宁静,嫂嫂潘金莲红杏出墙,哥哥惨死于一碗毒药,人还未过头七,西潘二人又在灵堂快活。

武松出公差回来,见此情形,一声“哥哥”悲悯天人。

他努力压制内心的怒火,收集证据,寻找人证,带齐所有证据链,向县衙讨个公道。

但是西门庆的一手遮天,让武松的冤屈无处伸张,所以他才会动私刑,亲手处置了潘金莲与西门庆。

牵绊一生的家没了,武松也变得无所顾忌。

快活林醉打蒋门神、飞云浦英雄变杀神、鸳鸯楼老少皆不留,打虎武松彻底成了天伤星。

原本只想好好上班,当个社畜996,给哥哥娶个好弟媳的武松,走到这般田地,完全是因为法制不让他做好人。

再看林冲,他一开始也不是随便杀人的豹子头。

林冲是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,家中又有贤妻,岂料两人在备孕之际,遇到了纨绔子弟高衙内。

一日见美人,他日便难忘,高衙内死缠不放,林教头不敢招惹,退让一次,不是海阔天空,而是得寸进尺。

高俅不是等闲之辈,自家养子受了委屈,肯定锱铢必较。

差人卖刀,让林冲误入白虎堂,被流放;命人处死,让林冲命丧野猪林,差一点;叫人暗杀,让林冲魂归山神庙,被反杀。

林冲何尝不想在体制内当个好教头,可是体制不想让他待下去,这才有了逼上梁山,火并王伦的天雄星。

什么是好汉?无视法律、劫富济贫、替天行道,推翻腐朽王朝。

梁山好汉们是好汉吗?是也不是,他们中确实有人惩治贪官污吏,确实有人慷富人之慨,救穷苦之人。

可好汉也不一定是好汉。

扈三娘轮两口日月双刀,风飘玉屑,雪撒琼花,擒住了王英,差一点活捉宋江,怎奈碰上了林冲,不到十个回合便被绑。

宋江攻破了祝家庄,李逵砍走了已经投诚的扈三娘的哥哥扈成,顺带屠了扈家庄一家老小,回到山上参加王英的喜宴。

扈三娘不得已,成了宋太公的义女,又因宋江曾在清风山许给王英一门亲事,被强行跟矮丑挫的矮脚虎结为夫妇。

扈三娘的悲剧,在朱仝身上加倍上演。

朱仝是郓城马兵都头,仗义疏财、武艺超群,只因私放晁盖、宋江、雷横,被“断了二十脊杖,刺配沧州牢城”。

到了沧州,受到沧州知府赏识,每日带着小衙内上街玩耍,以便日后还能在衙门内谋个一官半职。

然而梁山好汉为了赚他上山,无所不用其极。

在盂兰盆节,雷横将其拉到僻静处,吴用苦口婆心劝他入伙,李逵偷偷杀死小衙内,断了他的后路。

朱仝虽怒不可遏,但惨剧已无法挽回,只好跟着好汉们上了梁山,美髯公没有一展抱负,反而入了三十六天罡。

这就是好汉,这就是土匪,他们到底是什么?

他们不是土匪,也不是好汉,只是一群陈胜、吴广式的革命者。

他们的革命只有枪杆子,只有个人暴怒,没有人民群众运动,没有马列主义、毛泽东思想,所以他们的结局注定失败。

他们想到的不是推翻宋朝,建立一个改天换地的新王朝。

而是取而代之,重新选一个好皇帝,继续封建制度,所以他们的归途只有两个,招安与梁山。

正如武松所说:“哥哥左一句招安,右一句招安,让兄弟们甚是寒心。”

也如李逵所说:“什么鸟皇帝,哥哥不稀罕,哪有咱们兄弟在梁山喝酒吃肉快活。”

同样,宋江写的招安词也没逃过这两个归途,“日月常悬忠烈胆,风尘障却奸邪目。望天王降诏,早招安,心方足。”

他们所处的环境注定了他们不可能有识字、懂文、闹革命的过程。

他们只是反对社会的不公、法制的迂腐、官场的黑暗,他们很少有人看到百姓的水深火热,更不会意识到烂到根里的王朝。

宋江、吴用他们,只想实现自己的抱负,能为朝廷所用;柴进、史进他们,只想浪迹天涯、行侠仗义。

呼延灼、秦明他们,只想继续为朝廷效力,光耀门楣;杨雄、卢俊义他们,只想继续无忧无虑、家庭和睦;

武松、李逵他们,只想过与兄弟们大口吃肉、大碗喝酒的日子;阮氏兄弟、刘唐他们,只想过锦衣玉食的生活;

他们中的哪一位好汉想过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

他们只是看到了自己的不如意,却没有向外望过满城的哀鸿,遍地的血,所以他们不会有为“苍生”的念头。

他们的主义,归根结底还是个人英雄主义,成不了什么大气候,只会有一时的美谈,施耐庵看到了这一点,才会安排他们投降。

正是因为投降拔高了《水浒传》,投降后的梁山好汉们,基本都死了。

有时候,死比活着更有用,因为平凡的发展,有时不如壮烈的牺牲,足以延长生命的影响和光华。

他们的死可以唤醒百姓的愚,他们的死可以让百姓开化,意识到朝廷不是依靠,自己才是国家的主人。

如果《水浒传》中没有“投降”,也就是梁山好汉的草莽一生。

他们是土匪也好,好汉也罢,都不会有更深的寓意,那么鲁大师的“钱塘江上潮信来,今日方知我是我”的顿悟也就变得没有意义了。

所以将那群既是土匪,又是好汉的梁山好汉们,定义为有“革命”启蒙意识的革命者更为准确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责任编辑:

最近更新

点击排行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