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行业 活动 项目 快讯 文娱 时尚 娱乐 科技 汽车 综合 生活

《扬名立万》火了,导演都做了什么?

2021-11-25 06:16:02 来源:人民日报客户端

《扬名立万》成为了2021年国产电影的一匹黑马。

该片上映后三天连续获得单日票房冠军,截至目前票房已超 4.4 亿;豆瓣评分7.6。

《扬名立万》剧照

剧本杀电影、韩寒、万合天宜、《报告老板》导演刘循子墨,这部电影被添加了许多标签,很多人也在总结《扬名立万》成功的原因。

贴标签固然简单,但一部电影的诞生来并不容易。电影上映后,影视工业网·一录同行社群专访第三期有机会和导演刘循子墨一起聊了聊《扬名立万》这部电影的诞生。欢迎大家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影视工业网·一录同行社群,查看更多干货内容。

最初,刘循子墨想做的是《报告老板》的电影版,因为种种原因,推进并不顺利。偶然的机会,在朋友的推荐下观看了电影《广播时间》。这部电影完整复盘了一个广播剧的诞生过程,单一场景、精彩的群戏,给他带来了灵感。于是有了最初的灵感--“一部电影的诞生”。

所以一开始,《扬名立万》更聚焦于一部电影如何拍出来。直到有一天,编剧里八神提出:如果开着剧本会在聊一个案子,突然发现凶手就在现场,将会怎样?一步步推导,于是有了现在的故事。

《扬名立万》剧照

由于故事发生在单一场景,很多故事的内容都需要台词来传达,观众能否坐得住,这是导演非常担心的一个问题。所以在台词上,他们花费了巨大努力。好在所有的担心,随着开拍之后演员表演带来的惊喜迎刃而解。

搞笑和悬疑如何平衡,从剧本阶段到后期剪辑,这都是主创们面临的问题。但刘循子墨清楚地知道人物才是这部电影的核心。“对于我们来说最重要的设定是人物。每个人物前世今生、性格,以及他和其他人会有什么矛盾等等。这一系列设定我们要做的非常仔细。只有把这些全都设定好,才会让观众信服。”

在导演看来,《扬名立万》最核心的表达是一群电影人在揭露一桩案件的过程中,展现出来的对权势玩弄女性的批判,对动荡时代底层人艰难生存的同情和关怀。

从创意到拍摄,这一切他们是如何一步步操作的?还有电影中诸多精彩的致敬桥段以及笑点又是如何设立的?我们请导演刘循子墨为我们带来详细的分享。

《扬名立万》工作照,左为导演刘循子墨

一录同行:《扬名立万》故事创意最初是怎么来的,又是一步一步如何完善发展的?

刘循子墨:当时受电影《广播时间》的启发,就想拍一部我们电影从业者的故事。

有了这么一个大的想法,再慢慢往里面填充人物和内容。比如,如果只是讨论剧本创作的过程,观众很难参与进来。编剧八神就提出如果让他们聊一个案子,而且凶手就在会议中间,参会的人会是什么心情?有了这个框架,就有了新的方向,但是情节的发展还是靠人物去决定和完成。

一录同行:为什么选定了投资人、导演、编剧、演员这些人物和职业?

刘循子墨:电影在结构上其实有参考《十二怒汉》,呈现各个阶层、各种身份的陪审团成员,如何在审理案件中取得共识。我们的剧本会也一样,所以这几个人必须是电影行业的典型代表。在某种程度上他们也郁郁不得志,需要一部电影为他们扬名立万。在这个过程中,每个人物的个人变化和呈现就是悬疑之外的另一个重点。

除了导演、编剧和投资人,在演员的挑选上,我们选择了一些具有时代特征的演员角色,方便观众理解。比如在故事发生的那个年代,刚刚拍完《火烧红莲寺》,银幕中也经常会有一些武打、神怪的题材,所以必须要有武打演员;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,女演员的生存状态也得呈现给大家,所以要有女演员;而那个时代默片刚刚被淘汰,所以选择了这几个具有时代特征的演员角色。

《扬名立万》剧照

有了这些职业符号,剩下就是人物性格,因为这些人物会影响故事。如何给这些人物设定背景,会牵涉到整个故事的走向。故事必须有张力、有矛盾才能发展下去,我们就要看哪些角色之间可以产生矛盾,比如导演和编剧,编剧和演员,演员和导演。当每个人有了冲突、矛盾,才有所谓的戏,这样大家看对方的眼神都是有内容的。把矛盾交代出来以后,观众才有可能明白某个眼神、动作甚至某一句话包含了什么深意。又因为我们电影是群戏, 要让8个人物全部立得住,所以在台词上或者一些动作上就得有内容,不能有一句废话才行。

一录同行:那为什么要把故事放到民国背景下?

刘循子墨:民国是一个特别魔幻的时代,任何荒诞的事情发生在民国都会变得不那么“荒诞”。各种派系的争斗以及战争的环境,让许多奇怪的事情变得不奇怪。如果把故事放到现代,很容易让人挑出问题,在民国就会非常好解决。而远征军是提供了一些背景,目的是让人物更立得住、更有依据。

《扬名立万》剧照

一录同行:在定位上《扬名立万》是喜剧还悬疑?前面说到人物会影响故事,应该如何理解?

刘循子墨:喜剧只是点缀,《扬名立万》不是喜剧电影。对于我们来说最重要的设定是人物,我们要把人物小传都做的特别好,每个人物前世今生、性格,以及和其他人会有什么矛盾等等。这一系列设定我们要做的非常仔细,只有把这些都做好,才会让观众信服。

然后,我们再把人物放到故事框架中,人物在里面自然会做出很多动作。在这个过程中如果想添加笑点,就在人物的基础上稍微添加一些就好。悬疑部分也是同理,而不是把喜剧或者悬疑当成最主要的部分,人物始终是我们最大的关注点。《扬名立万》最核心的表达是一群电影人在揭露一桩案件的过程中,展现出来的对权势玩弄女性的批判,对动荡时代底层人艰难生存的同情和关怀。

《扬名立万》海报,人物剪影展现了人物之前的身份

其实在电影里很多东西都是没有展开的,在做人物小传时,每个人的前世今生我们都考虑的非常周全。比如苏梦蝶为什么这么敢爱敢恨,可能和她梨园出身有一定关系。而且电影只展现了一个夜晚的故事,相当于他们人生的一个切片被我拿了出来。所以,到最后我也不认为这些人会出现本质的转变,他们还是有些摇摆不定。一个人在社会摸爬滚打了将近十几年或者三十多年,养成了很多习惯和观念。你去改变他的观念是可以的,经过洗礼让他找到初心,但他的本质还是石头。石头依然是硬的,经过一夜之间变成海绵,我不太相信。所以我们只能去展现人物的另一面。之前表现出的更多是表面上是怎样的人,但是经过这些事情之后,展现出来了人物的内心。

大家都是小人物,心疼自己就是自私,心疼对方就是善意。所以片子中没有所谓的坏人,有些人是稍微自私一点,这也无可厚非。但怎么在危机下去展现人物的另一面,这种设置是比较关键,所以在前面也会埋一些展现他们内心善意的地方。

《扬名立万》工作照

一录同行:你觉得让观众相信这个故事,需要满足哪些条件呢?

刘循子墨:要让观众有代入感,得让他感受到身边确实有这样的人。时代和工作可能不一样,但是人物的性格、做事情的方法,在他们身边是可以找到的对应的人,然后加上一些非常“实”的东西。最后当故事发展和人物前后逻辑一致性达成之后,我相信观众是会相信这个故事。

虽然说民国比较魔幻,但它也是一个真实的环境。可以把犯人带出来,是因为当时各方势力鱼龙混杂。观众都有自己的判断,很多专业的东西如果部编乱造就会贻笑大方了。所以就需要考证以及各种细节才能给人一种真实感,不然所有东西就是浮在表面上,就很容易成为闹剧。

我们并不想做一部纯喜剧,喜剧特别容易失控。在喜剧里,“笑是王道”,可能就会变得不那么重视故事。而且这样做特别有风险,如果观众不认可你的“笑点”怎么办?“笑点”其实很难把握,它随时随地在变。

还有就是,拍纯喜剧也不是我的个性所在。我特别喜欢类型电影,我也只拍自己喜欢的类型,对其他东西不会有太多的考虑。我认为,甭管拍什么,得先找到自己。只有先找到吸引自己的地方,这件事才能成立,不然拍不出来。导演也是观众之一,而我又作为创作者,就不只是让观众相信我,也要让作为观众的我相信自己。对我来说,让观众相信这个事很重要,但如果我自己都不信,观众肯定也没有办法相信。

《扬名立万》剧照

一录同行:剧本前期大概用了多久时间?一直关注的重点是什么?

刘循子墨:差不多有一年的时间,一直在调整。我们不能让观众感觉悬疑部分太低幼,但又不能让悬疑太过喧宾夺主,所以如何取舍做了很久。还有就是一些线索的设置和后边的反转如何环环相扣也想了很久。我们自己创造的故事,希望不让观众出戏,也就是在故事上不能有一些逻辑硬伤,在人物的转折以及一些情节的合理性上会想的比较多。台词方面也进行了一番推敲,因为电影中台词非常多,所以就得珍惜每一句话的机会,不能出现废话。

一录同行:在故事的推动上,为什么更多选择了人物驱动而不是事件驱动?

刘循子墨:还是和我们的目的有关。如果只是想讲一件事,肯定是事件去推动。而我们想做这些人,所以要人物去推动故事的发展。我们前期为人物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,在模拟和演练他们的性格在这个环境下,面对这件事,会做什么以及会说什么话,然后去推动这个事情怎样发展。我们就是把这些选择的机会交给人物,再去选取展现哪些。

一录同行:故事写到哪一步,你就非常确信这个故事可以拍了?

刘循子墨:当我觉得这些人物立得住,而且非常立体、饱满。故事也合情合理,在一些反转的设置上也不突兀、不生硬,以及每句台词都点到位了,包含着前后逻辑信息的时候,我觉得就可以拍摄了。

我是一个特别怕丢人的人,和我合作的演员以及剧组工作人员都是前辈,每个人都身经百战。我作为一个新导演,不能让大家随便问住,否则大家就会产生不信任。因为有这一点裂缝,可能就拍不好这部电影。所以我就得先把整个事情摸清楚,得比任何人都熟悉它才行。

《扬名立万》剧照

一录同行:这是发生在单一场景的故事,对于观众的注意力上,会不会有所担心?

刘循子墨:前面会有一些担心,因为我们处于短视频时代,观众能不能有耐心看,以及听我们的每一句台词,其实是一个考验。我们展现角色的幻,就是为了缓解观众沉浸于单一场景的疲惫感。在台词上也进行了充分设计,让它更有趣一点,从而更能吸引大家的注意力。

我觉得长和慢只是感官上的事情。有些东西,它在时间上是慢的,只要它的内部节奏对,在感官上显然会快。所以只要你保证有内容,观众就不会感觉到长。如果没有营养没有内容,只是堆砌一些废镜头,或者过多出现一些废的信息,观众就会分神。

《扬名立万》分镜头

一录同行:有了具体的故事,在影像上是如何考虑的?

刘循子墨:因为我也是编剧之一,在写剧本的过程中就有了很多画面感,我也会按照想到的一些画面去写。这可能和我学过美术有关,我个人的画面感还是很丰富的。很多时候有些情节让我有画面感以后,我才会觉得这个事有意思。一件事情让我觉得太普通,或者让我没有画面感,那就不是我特别想选择的东西。

我们想做不一样的民国,民国的题材其实已经被拍烂了。首先我认为在视觉上要给观众一个冲击,让他们知道这个电影和之前看过的不一样。当时的上海融合了很多的风格,经过和美术指导多次的沟通和探索,我们找到了Art Deco这个风格,这是从法国传到纽约的一种风格。它特别适合当时的民国,非常华美和傲慢。这群人身处在这个环境中,也不自觉会有这种感觉。

影调上在前期会稍微冷静一点,因为他们每个人都不顺心,人和人之间也都有矛盾。并且他们来到这个场合是不情愿的,所以会是冷调。到越南后,他们完成了心中的梦想,颜色就开始变的明亮很多。

《扬名立万》剧照

一录同行:开拍之后,在现场是怎样的工作方式?

刘循子墨:最开始是和演员们一起围读,大家先读一遍剧本,看有没有什么不顺畅或者需要配合的地方。因为每一场戏和后面的剧情都有联系,演员在表演时可能会更关注当下这场戏,所以在走位上或者表演反应上,也不能随心所欲让大家发挥。开拍之后,到了现场大家先走一遍戏,我和摄影指导通过镜头看大家有没有不通畅或者不舒服的地方。

《扬名立万》工作照

一录同行:在现场是更注重剧本,还是演员的发挥?

刘循子墨:找演员来演就得尊重他们的发挥,如果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来拍,为什么要找他们来演?选择一个演员就是因为他们身上具有某些特质,所以表演中需要他们有一些自主发挥,但在整体上不要脱离整个表演体系。因为我们是群像戏,不能单个方面太突出,必须在整体的把控范围内。

而且我们有一个重要的前提,演员也很喜欢这个剧本,所以并没有对剧本和台词做过多的修改,所以我们的矛盾在根源上是没有的。现场我们先走戏,正式拍摄的时候我们也会先拍全景,让大家彼此熟悉。熟悉之后,就会有一些碰撞,会出现临时的灵感。因为电影是按照时间线顺拍,所以越往后,大家越自如。

陈明昊,《扬名立万》剧照

比如说像陈明昊老师(饰 陆子野)在演打陈小达(柯达 饰演)说出的那句台词“要不你能当替身呢,真扛揍。”一开始我想的就是打这个动作,但陈老师在我想要节奏里加了这句台词,整个场景就变的非常逗。还比如说像杨皓宇老师在表演里加了一些俏皮的东西,让原本温文尔雅的角色变的非常可爱。陈老师也演出了一些孩子气,加了一些偏向创作者的那种天真,让陆子野不再只是一个威震全场的大佬。

这些都是我们在做人物时没有想到的,他们的创作让我感觉这个人物更立体。所以我在片场很多时候不太喊咔,因为真看入戏了。我很怕喊咔以后会丢失一些他们的发挥,特别享受那一刻演员给到的新鲜感。也有可能我是第一次当电影导演,情不自禁想把最好的东西全都保留下来。

一录同行:后期剪辑进行了多久,在删减上注重哪些因素?

刘循子墨:我们剪辑时间非常长,差不多8个月左右。我们的剪辑指导张琪老师也非常厉害,而且他也特别喜欢这个剧本。我们两个人的观点一致,都认为这个电影重要的是人,而不是事件。

展现人的话,就需要从头到尾地展现。如果前面没有交代,后边人物突然做出了转变,或者是有了一些奇怪的举动,观众是不会相信的。所以交代什么信息,后面这些信息如何发生勾连,还有反转的设置,这些都是需要我们在剪辑的时候非常注意。我们的故事既然以人为本,那围绕这些人物的故事和情节不能删,但只要脱离了人,有时候就要麻烦观众去稍微脑补一下。

还有就是对逻辑的梳理,比如说推理案件在设置上是怎么一点一点推导的,是根据什么心态。以及像通风管道这样具体的细节合理性在哪,还有齐乐山怎么用这些道具。还有像电影中撕请柬去迷惑别人这样的情节都要设想的非常具体,还要考虑如何与情节相结合。完了再是空间上或者影像上如何处理,会让电影的节奏感好一些。

黑衣人,《扬名立万》剧照

一录同行:故事有过大的变动吗?

刘循子墨:有一些变动。第一是结局发生了变化,之前是夜莺这个人物真的死掉了。还有比如最后在越南的电影放映,之前是在正片中放映出来,但是韩寒老师提出不要着急让观众看到,放在结尾有可能会更有力量。再就是删掉了黑衣人的前史。他们根据什么来到现场,为什么知道并介入这个事件都删掉了。一个是和我们想表达的主题不太相符,还有就是时长限制。

一录同行:齐乐山撒谎的动机在哪?以及什么时候开始对这帮电影人产生了信任?

刘循子墨:守护那个女孩。守护夜莺是他对将军的承诺,而齐乐山也要完成这份承诺。前面夜莺受到伤害,他已经非常的难过和不忍,但已经成了既定事实,只能去弥补,不再让人去触碰她的伤口。

其实当齐乐山想要自杀时,就已经完全信任这帮人了。他感觉到这帮电影人是真的想帮他做些事情,但他也知道这帮电影人不可能做出什么事情来。他不想连累他们,也是于心不忍,齐乐山就是这么一个有情有义的人。

苏梦蝶,《扬名立万》剧照

一录同行:通过苏梦蝶的角色,传达了很多关怀女性的视角或者表达,这个是什么时候想要加入的?

刘循子墨:最开始需要设定女演员角色时就想到了。当时女演员在社会上没有什么地位,在男权社会下,女演员的出头都像电影中讨论的,被评价为靠人上位、没有演技、花瓶等等。全部是一些很外化的视角,谁会真的去关心一个女生内心的想法,或者她在这个行业里的遭遇?大家已经形成了某种思维定势,一个女演员能出来,那就是傍了老板或者其他什么人。这种观点非常不好,特别不可取。还是希望大家能够尊重每一个人,尊重她们的付出与努力。

另外,这对叙事也有推动作用。不止女性观点,其实每个人物都是这样的。像关静年凭借经验提前看到危险,是他提出了齐乐山和军队有关。而苏梦蝶是靠女生的敏锐和直觉,能感受到了这个女孩遭遇了什么。大家刚到二楼案发现场时,是苏梦蝶说出了“来到这个地方,就出不去了”。编剧李家辉已经是非常细致的人,但他还是男生观点,只是看到了房间没有窗户,没有女生的敏锐,女生那种细腻的心思就会很快观察到危险的状态。以及她对假发的敏锐判断,这也是电影中其他男性所不太具备的。

大海,《扬名立万》剧照

一录同行:加入致敬桥段和“谐音梗”的时候,你注重的是什么?

刘循子墨:电影中间的确有很多致敬的桥段,只要致敬的桥段不突兀和生硬,就挺好的。观众如果不是影迷的话,其实看到这些点是不会有反应的,自然不能让他感觉到有什么端倪。比如大海说的那句“对不起,我是警察。”在那个情景下,他能说的就是:不行,因为我是个警察,或者类似的话。但是最概括的可能就我是警察这4个字。这个时候加入致敬的点,其实无伤大雅。

而像谐音梗就是有一些个人趣味在其中,比如我也非常喜欢周杰伦,加入这个点我也觉得挺有趣。而且往往越是这种荒谬的情况下,反而会让人觉得后边隐藏着更深的东西。在表面上抛出了这么一个贻笑大方的梗,实际上会让大家会觉得齐乐山这个人物不简单。只要这个点做到了就好,用什么方式做其实不重要。

《扬名立万》工作照

一录同行:拍电影,对你来说困难的是哪一步?

刘循子墨:我觉得最困难的是怎么和前辈们沟通交流,赢得他们的信任,这个真的非常困难。你得贯彻自己的表达,要比任何人都熟悉这个剧本和人物,只有这样,大家才有信心。

其次是来自资金方面,这部片子我们拍了55天。对于群像戏这已经是很快的速度了,所以中间也有些遗憾。在拍片的过程,我也和美术指导沟通只能把钱放到重要的场景。有些场景有的质感,只能通过摄影或者灯光去弥补。

还比如说放弃了更多形式化的东西。比如说郑导是一个商业化的导演,在我的理想中他想象的商业情节会更多,比如会出现“金刚”一样的场面,它在一个大楼上,周围有很多飞机。但是没有预算,这些都是遗憾,只能留给下一部电影去弥补这种遗憾。

其实对于一个新导演,市场的信任肯定是有限度的,不会特别大。而且我们电影是悬疑+民国题材,按照现在的市场状况,很多公司是不会投资的,因为已经被拍烂了,所以我只能尽力在剧本方面下功夫。

全文完

特价图书推荐: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责任编辑:

最近更新

点击排行
推荐阅读